VOL.96 守護---(MYOJO 2003年05月)

translate by老木,翻译/转载自拓哉森林

 

今后再乘飞机我会是什么心情呢?无论该不该把飞机叫做SHIP,这几个月我的确作为副驾驶新海元一直歪在里面。这段时间增加的知识和经验多少总有一些,今后即使乘坐同样的飞机,也会有不一样的享受方法啦。
我认为这次的剧集并非拍摄一个个体如何成长起来的故事,我是把它作为为了保护乘客安全,空中的团队包括地上相关人员拼尽全力工作着的人群的故事来表演的。那是一项把乘客安全运送到目的地的事业,也是一个必须要有可能面临危险或突发状况的心理准备和自信的职业。如果能让人感受到了这点,乘客就会安心地乘飞机了。工作着的团队即使回到了自我私人状态,也要能发觉哪里有危险随时进入准备的状态,可能会更好。对于自己对于身边的人都是如此。
和(SMAP)member见面时,当他们不经意地说“《GOOD LUCK!!》很有趣啊!”我会非常不好意思。他们是群好的地方坏的地方都能懂得的家伙,被他们这么夸我会很微妙地,没办法简单地回答“听你这样讲真开心”。可能是到现在我都没有习惯,或者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有时候我会故意掩饰着说“其实没什么啦!”反过来看member的作品时,我会很认真地准备好来看,而不会很轻松简单地想“来看一下吧!”因为看的时候我会比任何人都严格都想得更多。这和看别人的作品时感觉完全不同。当然都会想在戏里看到能让人共鸣的东西,但看member的作品不会就此打住。这点很难讲啦,比如说member在电视剧和电影里和女孩子约会时,我就没办法直接接受。也可能是看member成为另一个人物时我会很害羞吧。综艺节目里呢,反倒是他们都是原人的感觉所以能自然开心地看......这种想法很奇怪呢!其实作为一个同样从事表演的人,如果能更普通地来看地话,我们作为一个团队或许能更进一步吧。
我自己有什么动作的时候,身边人的反应是最大的。这次的电视剧,收视率多少多少百分比当然也是激励我的一部分,但与之相比我所在的团队、一起拍摄的工作人员说出的“真不错呢”才最让人受用。这也是我会想去做事的原动力之一。我所留下的脚印不是因为任何人,而都是我自身的责任。它也会成为团队的足印、慢慢和同伴的足印走到一起。我觉得,为了他们,我决不想得意忘形把脚踏到界外受重伤回来;也不想多年后回来找自己的脚印时,却发觉没有留下任何印记都是半途而废。过程中会有失败,会有NG,伴随迩来的会有不甘会有不中用。但只要朝着能够复原的“下一个自己”的方向就好了。从某种意义上说,逆境就是我产生斗争心理的起因,所以无论能不能做到,如果不去做是决不会知道的。我希望可以把挑战它们时需要的“精神力”和“体力”都准备好。
我觉得,真的可以从身边人的身上,获取到力量。你想守护的对象,事实上也在守护着你呢。所以这一份力量你会想反过来注入给他。但这不是什么“因为是重要的人物,一定要好好保护!”这样的义务感和使命感,而是更理所当然的心情,只是想这么做所以就去做而已,和年龄和立场无关。要说平时该怎么样表现自己的这份心情,我想那是不用一句话一个眼神也能传达的形式吧。虽然如此,也能在两个人中间,有着比任何东西都重要的意义在。
以前学剑道的时候,一般都是先只考虑进攻再想防守,足球和其他运动我想也一样。我一直都是进攻的类型,总是通过自己的进攻来看对方的出招,防守说到底只是结果而已。所谓防守,如果没有想进攻的心情是无法防好的。因为要是不确定接下来进攻的方向,最后只能接受对方的攻击或者逃开二选一了。所以虽然现在我有许多非常重要的人和事,但我不想这么快就进入防守吃老本的状态。总之,今后的生活,我想进攻的心情绝对不可以忘记。

我觉得只要获得了“力量”,
就一定会变成比这股力量更强大的更想守护别人的自己呢。

拓哉

回smap夢幻城堡開放區